站內搜索
新聞傳真
直通蒙疆
伊犁能源:小人物有大夢想,與新疆基地共成長
發布時間:2020-10-15 文章來源:本站新聞 作者:史睿達 浏覽:次
 

2020年10月10日,剛剛入秋的新疆伊犁,已經冷風襲襲,草原早已經變成金黃色,新天煤化職工劉中存依然像往常一樣,每周都堅持往現場看一圈,看看設備運轉情況,收集員工的反饋。

新天煤化,位于新疆伊犁北三坡的一片荒原上,這已經是劉中存在新天煤化工作的第10個年頭,如今地面上已經看不到他當初剛來工地時的荒涼景象,取而代之的是塔爐林立的現代化工業場景,在埋深一米的地下,該項目所産的天然氣,從伊甯站進入西氣東輸二線管網,輸往內地。

“今天有663萬方煤制天然氣進入了西氣東輸管網,截止到10月9日,已經累計産氣13.8億立方米。新天煤化設計産能20億立方米/年,一年的産氣量夠1760萬人一年使用,比整個廣州的人口總數還多200萬。這不僅爲保障國家天然氣作出了貢獻,同時帶動了伊犁當地的經濟發展。”劉中存說。

伴隨著項目成長,也是劉中存自己的成長,從最初剛加入新天煤化建設的毛頭小子,到參與到項目建設的重點工程,如今劉中存已經成長爲新天煤化項目管理的骨幹力量,擔任項目管理部副主任。

新疆煤炭預測儲量2.19萬億噸,占全國預測儲量的四成以上,是國家規劃的14個億噸級大型煤炭基地之一。

2004年,西氣東輸一線工程剛剛竣工,二線工程還在緊張籌備當中,新礦集團積極響應國家西部大開發號召,進駐新疆伊犁,在伊犁河南北兩側的荒漠草原,經過數年的艱苦勘探,獲取煤炭資源128.4億噸,規劃了煤礦、煤制天然氣等一批重點項目,一批批創業者告別家鄉、遠赴新疆,開始了曆時十多年的艱苦創業,拉開了産業援疆的序幕……魯孝堂是早期來新疆的創業人員之一。

“剛來的時候礦區幾乎啥也沒有,就幾頂帳篷和幾間板房,地面沒有硬化,厚厚的塵土能沒過腳踝。風一吹,全是塵土,不得不用毛巾捂著嘴進行呼吸。一陣風吹過,板房裏面就積一層沙”。說起當年創業的艱苦,魯孝堂娓娓道來。

今年49歲的魯孝堂,2007年到的新疆伊犁,是新礦集團最早到新疆伊犁工作的職工之一,是新疆基地建設的參與者和見證者。

令魯孝堂印象深刻的除了風沙外,還有暴雪。新礦集團在伊犁的煤炭資源主要分布在伊犁河南北兩岸的荒漠草原地帶,方圓數公裏沒有任何建築和樹木,到了冬季,一場大雪過後,整個荒漠白茫茫一片,很難找到礦井在哪。而伊犁的雪期長達5個月,每年的降雪量能達2米以上。

後來有人留意到在礦井邊兒上的不遠處有一棵小樹,雪地裏,可以看到那棵小樹遠遠的站在那裏。魯孝堂和工友們就是用這棵樹來確定礦井的大致位置。現在當年的小樹苗已經長成爲參天大樹,大家給它取了個名字,叫“守望樹”。

風沙、暴雪……沒能阻擋創業者的熱情和建設的步伐。建設者們風餐露宿、臥冰嘗雪,開展技術攻關,研究施工方案,在祖國西北邊陲新疆伊犁開展了一次次工程建設大會戰,建成了一礦、四礦、新天煤化一個個重點工程,當初只有一顆地標樹的荒無人煙,變成了如今塔樓林立、巷道如織的美麗礦山。魯孝堂也完成了人生中的轉變,從一名井下工人成長爲工區幹部,作爲伊犁能源職工代表的他,剛剛參與完企業年金的平等協商。

就在山東能源新礦集團加快推進新疆基地項目建設時,一場“寒冬”悄然到來。2012年下半年,煤炭“黃金十年”結束了,隨之而來的是四年“寒冬”。新疆基地的建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難。

“當時工資已經不能及時發放了,各種福利待遇也都沒有了,我們一起來的大學生有些熬不住就離開了新疆”周廣宇說。

今年33歲的周廣宇,山東科技大學機電專業碩士,2012年畢業後放棄了沿海城市優越的就業機會,到新疆伊犁創業,和他一起來的一共有37名大學生。“寒冬”四年,他們中有些離開了新疆。

然而,嚴峻的煤炭形勢沒有改變山東能源新礦人創業的初心。2013年底,新礦集團黨委提出“新疆基地突破”戰略,全力保障新疆基地重點項目建設。

“寒冬”裏,新疆基地重點項目得到了持續推進並相繼建成,成功引入浙能集團,按照交叉持股方式建設運營伊犁四礦和新天煤化,與此同時,伊犁能源不斷進行探索,2016年,細化新疆基地“八大突破”目標,新疆基地步入發展快車道。

24636

周廣宇留在了新疆,成長爲全國崗位能手、伊犁四礦副總經理。和他一起來的大學生大部分也留在了新疆,他們選擇和新疆基地共同成長,這裏是他們夢想起航的地方。

創業者永遠在路上。2017年,注定是新疆基地基地不平凡的一年。新天煤化到了投料試車的關鍵節點。能否順利投産,關系新疆基地突破戰略的實現。

“甯肯煤等氣,不能氣等煤”。爲保障新天煤化用煤,一場保新天煤化用煤會戰活動迅速鋪開。從生産接續、到全面檢修,從設備安裝到災害治理,四大會戰在新天煤化配套礦井伊犁四礦,轟轟烈烈開展起來。

與此同時,在皮帶走廊的另一端,新天煤化積極備戰投料試車。3月6日啓動試車,3月21日A系列工藝流程全線打通,3月28産出合格天然氣,並成功接入西氣東輸伊甯首站,用時之短創大型煤制氣項目新記錄。

13480

新疆基地實現了揚煤吐氣,2018年新天煤化被列入國家冬季天然氣保供計劃。

然而,作爲新天煤化原料煤口糧供應的主要來源——伊犁四礦,卻面臨著巨大的保供煤壓力。

“新天煤化初步設計原料煤是粒度下限爲5mm的塊煤。爲了保障運行的穩定性,新天煤化將原料煤粒度下限提高到了8mm,使得伊犁四礦符合要求的原料煤大大減少。另外,從伊犁四礦井下采煤工作面到新天煤化氣化爐,要經過10多裏路程、30多個環節,而伊犁四礦的煤形成時間比較晚,強度較低,經不起磕磕碰碰,許多塊煤變成了末煤。最終,進入新天煤化氣化爐的原料煤占伊犁四礦生産原煤的比例不足30%。”

一場提高塊煤率的攻堅戰就此展開。然而,如何提高塊煤率這個課題,在我們國內煤炭行業,都沒有一個系統的解決方案。

“我們就在生産運輸的各個環節進行取樣、分析,先把各個環節中的影響數據統計出來,然後針對每個影響點,研究用什麽方法來解決,經過兩年的系統性改造,伊犁四礦的塊煤率由43%提高到了73%。”周廣宇說。

如今,新天煤化的産能逐步提升,2018年全年産氣量突破8億立方米,2019年全年産氣量達到18億立方米。新疆基地進一步明晰了伊犁一礦作爲新天煤化第二煤炭源頭的定位,經過近兩年的複産複建,伊犁一礦即將投入生産,新疆基地的發展將步入新的曆史階段。與此同時,新疆基地的創業隊伍日漸壯大,一批批心懷夢想的年輕人,他們中有剛畢業的大學生,也有來自老區的技術骨幹,紛紛加入創業的隊伍,成爲新疆基地發展的新生力量。

“目前我们35岁以下青年人占到在册职工的40%,在基层单位,有3名35岁以下年轻人进入矿领导班子, 我们那一批来的大学生,留下来的,90%以上担任中层以上的职务,是本专业的业务骨干。”伊犁能源团委书记杜新芳介绍说。80后的杜新芳,2012年来新疆基地创业,如今也成长为一名中层管理干部。

159ED

行百裏者伴九十,創業的路只有起點沒有終點,新得起點新的征程,重整行裝再出發。

相信隨著西部大開發的深入推進,“氣化新疆”“電化新疆”戰略的實施,在新的征程上,將會有更多的山能人加入西部創業的大軍中,在新疆基地,續寫能源戰略發展的新篇章。